偷香小說網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進去了!

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進去了!


  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不可能!”

  “他一個人族體內,怎么會有如此龐雜的真靈血脈?”慶猿族長更是大聲驚呼道。

  “我們蠻荒種族受自身血脈影響,體內很難融入其他真靈血脈,反倒是人族,本身血脈不會與真靈血脈劇烈沖突,倒有了融入其他血脈的可能。只是如此龐雜的血脈融于一體,以人族的體魄究竟是如何保持,而沒有崩潰的?”搬山猿族長長眉一挑,也很是疑惑。

  已經入定修行的利奇馬聽到這時候的聲響,也忍不住重新睜開了眼睛。

  “真是令人嘆為觀止啊……”他看著眼前的奇景,由衷贊嘆道。

  ……

  與此同時,八荒山上的蠻荒圣殿內,原本空置的八張座椅上,竟然有兩席不再空缺。

  白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朝著不遠處的另一個位置上望去,只見那里正大馬金刀地坐著一名黑袍大漢。

  其身形壯碩魁梧,只是身上衣衫有些破爛,上面窟窿洞眼,條條絮絮的,看起來就像是市井乞丐常穿的百家衣。

  大漢將頭上的斗篷掀開,露出一張棱角分明的臉頰,臉上布滿了灰黑色的胡茬,一雙微微內陷的眼睛,在光線昏暗的大殿中顯得異常明亮,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滄桑之感。

  其不是別人,正是方才返回的真靈王游天鯤鵬。

  “岳冕,我知道你肯定沒有離開蠻荒太遠,卻也沒想到你居然能這么快就趕回來。”白澤臉上難得露出些許熱忱笑意,開口說道。

  “行了,廢話就少說了吧,這次突然開啟修羅血門做什么,蠻荒又有劫難嗎?”被稱作岳冕的黑袍大漢卻十分冷淡,說道。

  “天庭即將召開菩提宴一事,你可知道?”白澤也不介意,問道。

  “知道又如何?”岳冕眉頭一皺,反問道。

  “我知道,當年一事你還在怪我,可……”白澤見狀,欲言又止。

  “當年天庭覬覦墨玉的能力,想要將其招致麾下。墨玉寧死不愿,遂于天庭激戰,那時候你以蠻荒大局約束我們,不讓我們與天庭全面開戰,結果呢?非但墨玉戰死,就連老袁也隕落了,連尸身落在了何處,都不知道。現在即便天庭又有動作,我們人心已散,也只能隨波逐流了。”岳冕冷笑一聲,緩緩說道。

  “當年……當年并非是我不愿全面開戰,而是墨玉他看到了我們與天庭開戰的結果,他以死要挾,不許我插手……”白澤面露猶豫之色,艱難說道。

  岳冕聞言,神色一變,陷入了沉思,他知道但凡白澤所言,絕對沒有虛言。

  “此事袁罡其實也知道,只是他還是選擇了出手,這么多年以來,我也無時無刻不在后悔,只是后悔,也已經沒有用了……”白澤重重嘆息一聲,說道。

  “的確無用了。”岳冕嘆息一聲說道,起身便要離開。

  “梼杌和朱厭也已經隕落,整個蠻荒,如今就只剩下你我和羅睺了。”白澤說道。

  他此言一出,岳冕的身子頓時僵在原地。

  “只剩我們了……”他艱難回身看向白澤,喃喃問道。

  “眼下修羅血門重開,蠻荒圣殿重現,我也已經找齊了他們的血脈后裔,令他們進入其中繼承其余真靈王的血脈,眼下需要時間讓他們成長。”白澤說道。

  “你是擔心天庭發現你這里的動作,會對蠻荒出手,讓我和羅睺回來庇護他們嗎?”岳冕重新坐回了石椅,身子卻微微有些弓了下來,問道。

  “蠻荒需要你們。”白澤雙目直視岳冕,說道。

  “這些年我雖一直游離在域外空間,卻一直在等著重返蠻荒的一天,天庭欠我們的血債,總有一天要償還。”岳冕雙目一凝,一身氣勢驟然變得凌厲無比。

  “這一天不會太遠了。”白澤喃喃說道。

  就在這時,岳冕忽然眉頭一皺,看向白澤。

  “有點意思,剛好你也來看看。”白澤也是心生感應,開口說道。

  說罷,他手掌一揮,一片金色火焰便在兩人身前鋪展開來。

  火焰當中出現的,正是韓立的身影,其四周正有一道道真靈虛影環繞,光彩四溢。

  “區區人族,竟然身負這么多真靈血脈,連老袁和我的都有?”岳冕也有些驚訝,說道。

  “不止如此,之前他還跟我要了梼杌和朱厭后裔的血脈。”白澤苦笑了一聲,說道。

  他話音剛落,就見火焰中的韓立,身上忽然有一白玉小瓶飛掠而出,直接在金焰當中消融開來,兩粒如豆般的血液飛射而出,在半空中化作一片血霧,直接融入了他焦黑的身軀。

  隨著兩道真靈之血入體,韓立的驚蟄十二變功法瞬間自行運轉而起,身上爆發出陣陣血色光芒,身形竟也是不由自主的膨脹變化。

  其一會兒化作一頭白首赤足的獠牙巨猿,一會兒化作一頭長尾飛翅的斑斕巨虎,身上氣息也是忽強忽弱,顯得十分不穩定。

  “如此下去,此子怕是要爆體而亡。”岳冕身子微微前傾,眉頭一皺說道。

  “巧妙的地方就在此處了。”白澤笑著說道。

  他才剛說完,就見飛舞在韓立四周的各色真靈虛影,紛紛飛舞而回,一個接一個又重新沒入了他的體內,一片五彩炫光立即從其身上亮起。

  緊接著,就見韓立身形變換更快,竟是將十二種真靈真身全都顯化了一遍。

  只是隨著其身形的不斷變換,他身上的氣息卻是一點一滴穩定了下來,就連身上已經焦黑如碳的血肉,也在一層紅光蔓延開來之后,如同枯木逢春一樣,開始恢復了原狀。

  “怎會如此?”岳冕驚訝道。

  “他應該是修煉了一種,專門熔煉真靈精血的功法,很是了不起。看他一身氣象,應該原本就只差兩種真靈血脈,現在已經補齊了。”白澤贊嘆說道。

  “那此人……”岳冕眉頭一橫,問道。

  “已經調查過了,不是我們的敵人,反倒是一個會讓天庭很頭疼的存在。”白澤笑道。

  “這么說來,你讓他在蠻荒之火中,完成血脈融合,也是有意為了幫他淬煉血脈和肉身?”岳冕眉頭微蹙,開口問道。

  “不僅如此,他修煉的熔煉血脈的法子,我們未必不能借鑒。我之所以容許他這么做,也是刻意讓十六荒族的那些人看看,至于他們能從中獲益多少,就看他們的本事了。”白澤輕輕搖了搖頭,緩緩說道。

  “你也算是用心良苦了……我雖然也覺得此子不錯,但卻并不看好他,一個人族而已,想要進入蠻荒圣殿,這想法著實有些荒唐了點,那扇大門他不可能打得開。”岳冕說道。

  “我看未必,方才他之所以提出那一要求,并非是自不量力的異想天開,而是他體內血脈與圣殿大門起了反應,否則以他的心性,不會貿然開口的。”白澤聞言,卻搖了搖頭,并不贊同道。

  其話音剛落,岳冕就突然“咦”了一聲,語氣里滿是驚訝。

  只見韓立突然爆喝一聲,渾身上下烏光大作,瞬間化作了三頭六臂的神魔形象,一步一步從金色火焰中穿身而過,朝著當中的第二扇巨門沖撞了過去。

  “轟”,“轟”,“轟”

  與之前柳樂兒等人一沖即入的狀況截然相反,韓立的身形撞擊在了巨門之上,并未能直接穿門而過,而是被巨門阻擋下來,發出陣陣“轟隆”巨響。

  “終究是人族而已,蠻荒圣殿也不認可他的血脈。”岳冕見狀,緩緩說道。

  “一切就看他自己的機緣造化吧。”白澤見狀,神色也是一斂,隨手一揮之下,那片燃于地面上金色火焰,便隨之消失不見了。

  修羅血門內的空間中,八根石柱佇立的廣場上,眾人看著韓立的背影,此刻已經譏笑不出聲來了,畢竟以他們自己的力量,也未必能夠做到如此了。

  只是熱鬧看到此處,眾人已經覺得到了盡頭,韓立再折騰下去,也絕對打不開那扇巨門,便也不再繼續留心,各自閉目盤膝,抓緊修煉起來。

  “韓兄,可惜了……”狐三喃喃說著,也盤膝坐了下來。

  可就在此時,異變突起。

  只見金色火焰中的韓立身上,彩色異光再次亮起,十二道真靈虛影飛舞而出,一個接一個落在了赤銅巨門之上,竟是直接融了進去。

  赤銅巨門上原本粗獷的線條頓時紛紛亮了起來,從中傳出一陣奇異的蠻荒氣息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緊接著,只聽韓立口中發出一陣爆喝,身形撞擊在大門上后,六只巨大無比的手臂同時撐在巨門上,朝內奮力推動起來。

  “轟,轟轟……”

  一陣沉重無比的聲音從巨門之上響起,那扇看似巋然不動的赤銅巨門,竟然朝內微微后退,當中露出了一道縫隙,一片濃郁血霧從中涌了出來。

  韓立見狀,眼中閃過一抹驚喜之色,身形驟然縮小,恢復了人族模樣,一閃之下就進入了巨門之內。

  只聽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沉重的巨門再次關閉,韓立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。

  “他,他竟然真的進去了……”慶猿族長驚呼道。

  “進去了,那個人族進去……”其余人也驚叫了起來。


  (http://www.ntzonj.live/xs/17/17478/467580609.html)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ntzonj.live。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ouxiang.la
双色球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