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說網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傳承

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傳承


  “確實遇到些機緣,此事以后再說也不遲。瓶靈前輩,你剛剛說三尸可以馴服,此話可當真?”韓立轉移話題,問道。

  “我難道還要騙你不成?只是想做到此事并不容易就是了。”瓶靈似乎并不想在此事上多言,說了這一句后便不再開口。

  “瓶靈前輩,柳岐老祖的三具斬尸實力不太一樣啊,那柳天豪擁有大羅巔峰的實力,但柳自在和柳浩然的實力不過才大羅中期左右,斬出的三尸實力究竟如何?莫非和修士一樣,能通過慢慢修煉提升?”韓立老早就想弄清楚三尸的事情,可惜之前一直無人詢問,今天難得瓶靈肯指點于他,忙詢問道。

  “我剛剛不是與你說過了,三尸和完整生靈并無二致,當然可以修煉。至于柳岐這三具斬尸實力不一,原因很簡單,柳岐老祖的肉身已經落入惡尸手中了,以此為基,惡尸實力自然突飛猛進。”瓶靈哼了一聲,一副這還用說的語氣。

  “本體肉身對于斬尸來說,真的那么重要?”韓立對于瓶靈的語氣并不在意,繼續問道。

  “那是當然,本體肉身牽扯天地大道的限制,若無肉身相合,斬尸是絕對無法修煉到道祖之境的。而且本體肉身內蘊含本體對于法則修煉的感悟,斬尸得到后,和自身法則相融,實力立刻便能大進,否則你以為斬尸們為何都處心積慮,想要奪取本體肉身。”瓶靈這次倒沒有訓斥韓立,淡淡說道。

  “原來如此。還有一個問題,修士本體和三尸之間到底是何種關系?既然三尸時刻想要算計本體,本體為何不將三尸直接殺滅,卻要留下這個禍患。”韓立有些恍然的點了點頭,再次問道。

  “三尸乃是修士心中的執念幻化,根本無法殺徹底滅掉。而且就算擊殺斬尸,那些執念仍舊會糾纏到修士本體身上,嚴重影響修士的心智和修煉,需要再度斬出。而且每次殺掉斬尸,自身執念都被倍增,再度斬尸會越發困難。對修士而言,三尸殺不得,也放不得,最好的途徑,只能將其封印起來。”瓶靈似乎挺樂于為韓立解說這些事情,侃侃而談道。

  “如此說來,三尸是和修士本體同生共死的存在,那若修士本體被殺,那些三尸會如何?”韓立又想到一個問題。

  “本體被殺,三尸沒了源頭,就會變成可以殺死的存在,所以三尸有時也會保護本體的安全。”瓶靈說道。

  就在韓立和瓶靈交流之時,白澤來到了柳青四人附近。

  “王上,您剛剛說,讓各族選擇繼承真靈王血脈的人選,柳某也是天狐一族之人,應該也有資格繼承九尾仙狐圣祖的血脈之力吧。”柳天豪朝著白澤行了一禮,不卑不亢的說道。

  “以身份而言,你確實有這個資格,只是當年柳岐之事,你作何解釋?”白澤沉聲說道。

  “王上已經成就道祖之位,當知道我等三尸天性便想奪取本體肉身,才有了當年之事,還望王上寬恕。”柳天豪說道。

  “胡說,柳岐老祖已經成就道祖之位,豈是你可以匹敵的。王上,柳岐老祖出事,定然是這柳天豪勾結外人所為,不是天庭便是灰界,萬萬不可輕易放過他。”柳青厲聲喝道。

  “當年之事,確實是我和灰界聯手所為,不過如今我已經和對方決裂,決定重返蠻荒,柳某體內流淌的乃是蠻荒之血,這一點我絕不敢忘。如今我已得柳岐肉身,距離道祖之境只有一線之隔,繼承九尾仙狐圣祖的血脈,成就道祖之位的幾率比那個柳樂兒大的多,還請王上明鑒。”柳天豪并不理會柳青的指責,對白澤說道。

  白澤聽聞此話,面露沉吟之色,似乎有些意動的樣子。

  “王上,柳天豪此人性格狡詐,他的話絕不可信,當年柳岐老祖便是輕信了他的話,才落得隕落下場,圣祖的血脈萬不可讓此人繼承啊。”柳青大急的說道。

  “你們的話都有些道理,而且此乃你們天狐一族內部之事,我雖是如今的蠻荒之王,也不好插手。這樣吧,九尾仙狐的血脈之力并非死物,深具靈性,該由何人繼承,就交給它自己選擇吧。”白澤看了柳青和柳天豪一眼,說道。

  遠處的韓立聽聞此話,眉頭微微一簇。

  柳青眼中閃過一絲詫異,沉吟一下后,點頭道:“好,就依王上所言。”

  而柳天豪眉頭不禁微皺,但立刻舒展開,也點頭表示同意,轉首對一旁的柳自在和柳浩然說道:

  “你們兩個也別裝模作樣了,也一起來吧,你們返回天狐族,也是為了九尾仙狐圣祖的血脈之力吧。”

  柳自在聞言眼神波動了一下,瞥了白澤一眼,并沒有否認。

  而柳青見此,心中冷笑一聲,面上卻沒有表露出來分毫。

  “我之所以返回天狐族,乃是因為答應過主人,替他守護天狐一族,無意爭奪圣祖血脈,你們要爭便爭,莫要扯上我。”柳浩然卻搖了搖頭,正色說道,然后飄身退到了一旁。

  “呵呵,浩然道友還是這般正氣凜然,佩服。”柳天豪聽聞此話,干笑一聲。

  柳自在神情也有些訕然,但立刻便恢復了平靜。

  柳青感激的看了柳浩然一眼,然后對遠處的柳樂兒幾人一招手。

  那邊的變故,柳樂兒站在遠處一直都看在眼中,柳天豪的修為氣勢驚天動地,聽聞要和其競爭,柳樂兒心中緊張莫名,不禁朝韓立望去。

  “樂兒不必擔心,柳青族長看起來胸有成竹,應該是相當把握才會同意這個辦法,你盡力就是,不用太過擔憂。”韓立目光一閃,拍了拍柳樂兒的腦袋,笑道。

  聽了韓立此話,柳樂兒似乎心安不少,隨著牧長老和狐三飛了過去,落在柳青身前。

  “族長。”

  “樂兒,你盡力而為就是,我等一生心血盡付天狐一族,生死與共,你才是真正的天狐后裔,圣祖血脈通靈,相信會選擇你的。”柳青拉過柳樂兒的手,輕輕拍了拍。

  一滴灰白顏色的精血從他指間的儲物戒指內飛出,這滴精血圓滾滾,光燦燦,里面蘊含無數符文,一閃滲入了柳樂兒掌心。

  柳樂兒掌心一熱,美眸不禁一動。

  不過她也是玲瓏剔透之人,神情間沒有表露出分毫。

  “族長放心,樂兒定然不會讓您失望。”柳樂兒盈盈一拜。

  一旁的柳天豪突然朝柳青二人這里望了過來,眼中閃過一絲疑惑。

  “去吧。”柳青面露笑容,點頭說道。

  柳樂兒飄身飛起,落在九尾仙狐血脈虛影前。

  柳天豪見此,也飛射而出,落在柳樂兒附近。

  而柳自在此刻也飛身而起,落在九尾仙狐血脈旁。

  “都準備好了,那就開始吧。”白澤淡淡開口。

  三人聞聲,身上都是灰白光芒大放。

  由于修為高低差異,三人身周光芒明顯有著差距。

  柳天豪修為最高,散發出的光芒耀眼無比,肉眼幾乎無法直視,柳自在稍遜一些,柳樂兒的最暗。

  三人的天狐血脈之力此刻也盡數展現,散發出的光芒之中一個波動,都凝聚出一只天狐虛影。

  柳天豪和柳自在的天狐虛影都是九尾,柳樂兒的卻是六尾。

  三只天狐虛影同時朝著九尾仙狐血脈抬爪一招,發出一股接引之力。

  柳樂兒身周的灰白光芒雖然相對最黯,但她身后的六尾天狐虛影卻異常清晰明亮,絲毫不遜于柳天豪二人,甚至比起柳自在身后的九尾天狐虛影還明亮幾分。

  柳自在看到此幕,眼神不禁一沉,全力催動體內天狐血脈,身周的灰白光芒頓時更盛,但九尾天狐虛影卻沒有什么變化。

  而柳天豪朝柳樂兒瞥了一眼,目光也是微沉。

  就在此刻,九尾仙狐血脈虛影光芒一陣波動,緩緩轉向三人,仿佛活物一般朝著三人望去。

  血脈虛影視線在柳自在身上一掃,立刻便移開,落在柳樂兒和柳天豪二人身上。

  看到此幕,柳自在整個人一僵,面色也變得蒼白。

  九尾仙狐血脈虛影目光在柳樂兒和柳天豪身上游弋,似乎無法決定選擇哪一個。

  就在此刻,柳天豪兩手揮舞,做出一個個奇怪的動作,仰天發出一聲悠長神秘的長嘯。

  他身后天狐虛影立刻一亮,變得清晰了幾分。

  九尾仙狐血脈虛影立刻望了過來,身周光芒閃動,似乎要飛射過來。

  但就在這時,一陣異嘯之聲響起,卻是從柳樂兒身上傳來。

  柳樂兒此刻眉心處一閃,浮現出一團水滴形狀的灰白色印記,上面綻放出明亮光芒。

  她身上的那些灰白花紋突然一亮,散發出火焰般的灰白光芒,并且仿佛活物般蠕動起來。

  柳樂兒身后的天狐虛影猛地一亮,幾乎足足明亮了倍許的樣子,立刻將柳天豪的九尾天狐虛影的氣勢壓蓋了下去。

  九尾仙狐血脈虛影眸中閃過一絲驚喜,立刻舍棄了柳天豪,朝柳樂兒望了過來,張口一吐。

  一道粗大灰白光芒從其口中射出,其中散發出陣陣強大血脈之力波動,源源不斷融入柳樂兒體內。

  而九尾仙狐血脈虛影閃動不已,飛快變得稀薄。


  (http://www.ntzonj.live/xs/17/17478/467582598.html)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ntzonj.live。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ouxiang.la
双色球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