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說網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底氣

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底氣


  “幻真之焰!沒想到,你竟修成了這克制一切幻術的靈焰。”柳青的靈域被破,卻沒有絲毫驚慌,反而面露笑容。

  柳天豪一怔,未等他做出任何反應,“噗嗤”一聲,一柄泛著妖異血芒的長刀無聲無息的從他身前小腹冒出,赫然從背后貫穿了他小腹丹田。

  與此同時,兩只閃動著耀眼白光的手掌出現在他身前,按在他胸膛之上。

  卻是兩道人影鬼魅般出現在柳天豪前后,出手偷襲。

  這兩人正是剛剛站在柳青身旁的那一高一矮兩個天狐族男子。

  柳天豪口中鮮血狂噴,氣息迅疾衰落下去。

  “柳天豪,當年你勾結灰界之人,暗害主人,今日拿命償還吧!”高個男子手持血刀,厲聲喝道。

  厲喝聲中,此人身上灰白光芒一閃,身形容貌飛快發生變化,轉眼間化為一個青袍中年男子,赫然正是柳自在。

  那血色長刀上縈繞著可怕煞氣和吞噬之力,正是天狐化血刀。

  而那矮個男子雙掌一按之后,立刻飄身后退,只不過柳天豪胸前卻出現兩個白色掌印,仿佛烙在其身體上一般。

  一道道扭曲的白光不斷從白色掌印上竄入柳天豪體內,不斷炸裂而開,將其內臟不斷撕裂。

  柳天豪全身劇烈顫抖,口鼻中不斷噴出鮮血。

  “柳道友,出手偷襲雖然非君子所為,但閣下以前行為過于卑劣,而且你如今實力遠勝于我們,迫不得已,也只好出此下策了。”矮個男子正色說道。

  說話間,他的容貌也飛快變化,變成一個白袍中年男子,外貌和柳自在,柳天豪一模一樣,只是神情氣質截然不同,透出一種正大和善之感。

  “柳自在,柳浩然,想不到你們都回了天狐族。也對,只有你們兩位才能如此無聲無息潛伏到我身旁,出手偷襲。”柳天豪看上去凄慘,但面上卻平靜無比,仍舊保持著淡笑之色。

  柳青,柳自在,柳浩然三人看到此幕,面色微變。

  但眼前這個柳天豪確確實實乃是實體,無論是氣息,觸感,還是法則波動,都沒有一絲異樣,絕不是幻術分身之類的東西。

  而他們三個自身的氣息運轉,神魂波動也沒有任何異樣,并沒有中幻術。

  柳青三人在幻之法則的修煉上,都已經達到絕頂,這點絕不會出錯。

  柳自在大喝一聲,手中天狐化血刀血芒暴漲,猛地一絞。

  “噗嗤”一聲,柳天豪的身體爆裂而開,化為漫天血水碎肉。

  但柳自在眼見此景,非但沒有松了口氣,神情反而更加凝重。

  下一刻,他面色突然一變,手中天狐化血刀刀芒暴漲,鋪展開來,化為一片血色刀幕護住全身。

  但刀幕剛剛成型,立刻發出“轟”的一聲巨響,整個刀幕血光狂閃,然后被碾壓碎裂而開。

  而柳自在連人帶刀飛了出去,似乎被什么東西硬生生擊飛一般。

  柳浩然神色也是一變,眼眸內泛起一層跳動的晶芒,雙掌白光大放,朝著前方虛空驀然一拍而出。

  又是“轟”的一聲巨響,一道耀眼光芒閃過,柳浩然整個人如同一根風中稻草,也被狠狠擊飛了出去。

  柳青看到此幕,神情大變,體表灰白霞光大盛,瞬間在身周形成一個數十丈大小的灰白色靈域。

  后方的天狐族諸人也立刻各自展開靈域,或者祭出仙器,護住他們自己和那半空那個九尾仙狐真靈血脈虛影,以防被人盜走。

  而狐三,牧長老三人也立刻祭出靈域和仙器,護住柳樂兒。

  韓立倒沒有天狐族眾人那般緊張,默默運轉九幽魔瞳,朝著周圍掃去,神識也散發而開,試圖尋找擊飛柳自在和柳浩然的是什么。

  可惜任憑他如何探查,也沒有找到絲毫端倪。

  其他各族眼見天狐族那里的變故,微微一陣騷亂。

  人群之中,白澤輕咦了一聲,面露一絲驚奇之色。

  利奇馬原本和韓立站在一起,韓立出手去救助柳樂兒后,利奇馬便來到了白澤身旁。

  “父王,您看出什么了?”利奇馬看到白澤的神情變化,低聲問道。

  白澤緩緩擺了擺手,沒有說話。

  ……

  柳青嚴陣以待,預料中的攻擊卻沒有來臨。

  他身前虛空波動,一個虛幻的身影緩緩現出,而他身周地面上,柳天豪身體爆裂后的殘肢碎肉卻變得半透明,緩緩融入虛空,消失不見。

  所有碎肉消失不見的瞬間,那個虛幻身影變成了實體,赫然正是柳天豪,全身上下看不到一絲傷痕,含笑而立。

  “不好,是‘幻有夢境’!”柳青看到眼前一幕,失聲出口,臉色連變了數下。

  天狐族諸人聽聞柳青此話,面露驚駭之色。

  “樂兒,柳青族長口中的‘幻有夢境’是何種神通,你可了解?”韓立向滿臉震驚的柳樂兒低聲問道。

  “‘幻有夢境’是天狐族傳聞中的大神通,乃是當年的本族圣祖九尾仙狐所創,除了九尾仙狐圣祖,本族無數年歷史上,只有當年的柳岐老祖修成過。傳聞只要施展此神通,所受到的任何傷害都會化為幻境消失,不會傷及本體分毫,堪稱是無敵的神通。”柳樂兒平復了一下情緒,低聲回道。

  “竟然有這種神通!”韓立聽聞此話,也是大吃一驚。

  柳自在和柳浩然雖然被擊飛,卻沒有受太大的傷,瞬間便穩住身形,正要反擊,聽聞柳青此話,二人飛撲而出的身形也一下僵在那里。

  “你竟能修成主人的神通……怎么可能!”柳自在喃喃自語,神情間滿是難以置信之色。

  “呵呵,他的肉身在我手中,修成這個神通有何難處?你們兩個不思進取之徒,永遠也無法想象他的肉身對修煉的助益何等之大!”柳天豪面露得意之色,瞥了柳自在和柳浩然一眼,冷笑的說道。

  柳自在和柳浩然聞言,面色先是一沉,隨即又露出憤怒之色,身上同時光芒大盛,體表浮現出一層青黑毛發,五指上長出尖銳的獸爪。

  二人瞬間化為半人半獸形態,身周籠著一層凝若實質的灰白色光芒,衣衫獵獵作響,渾身流露出一股彪悍無比的氣勢,便要再次動手。

  柳青見此,體表灰白光芒也是一盛。

  “好了!此處乃是修羅血門之內,承受不住太大的沖擊。你們要解決族內的恩怨,等離開這里再說。”就在此刻,一個嚴厲的聲音響起,白澤的身影飛落而下。

  看到白澤過來,四人急忙收攝自身力量,凜然應聲。

  只是柳青三人望向柳天豪的目光中,仍然滿是敵意。

  遠處,韓立看著柳天豪三人,心中念頭轉動。

  “柳道友,這柳天豪,莫非是柳岐老祖的另一具斬尸?”韓立向狐三傳音問道。

  “沒錯,柳天豪正是柳岐老祖斬下的惡尸!而且此人,你以前見過的。”狐三看了韓立一眼,傳音回道。

  “我見過?”韓立聞言一怔。

  他剛剛一看到此人,確實有種熟悉之感。

  “灰界,洗煞池!”狐三淡淡傳音說道。

  韓立聽聞這話,再次一愣。

  “你是說,當時的那只巨狐并未柳岐老祖,而是此人!”他心思何等靈活,立刻便明白過來。

  “沒錯,可恨當日我被他所騙,還助其脫困,鑄成了大錯!”狐三神情難看無比,恨聲說道。

  “這柳天豪究竟做了什么事情,讓你們天狐族如此痛恨于他?還有那柳岐老祖,莫非真的已經隕落?”韓立默然了一下,傳音問道。

  “據我所知,柳岐老祖確實已經隕落,而且就是這柳天豪勾結外人所為!”狐三眸中閃過一絲血光,死死盯著柳天豪。

  韓立聞言一驚,隨即心中恍然,難怪柳青等人如此敵視那柳天豪。

  只是,柳自在乃是柳岐老祖自我尸,而那個柳浩然,十之八九是柳岐老祖的善尸,他們兩人為何也會如此敵視柳天豪,莫非是因為柳天豪殺了柳岐?

  據他所知,斬尸和本體應該是對立關系才是,但看柳自在和柳浩然的態度,似乎對柳岐頗為忠心的樣子。

  “三尸和本體的關系,并非你所知的那么簡單,三尸雖然天性中雖帶有擊殺本體,掠奪肉身的想法,但他們也是生靈,擁有完整的心智,并非不能馴服。更何況那柳岐老祖修煉的乃是幻之法則,最為擅長操控人心,收服兩具斬尸,并不算什么。”一個聲音在韓立心中響起,卻是掌天瓶瓶靈。

  “瓶靈前輩,你可算是醒了!”韓立眼睛微亮,在心底和瓶靈交流。

  “你小子怎么又卷到這么危險的事情里,竟然和道祖如此近距離接觸,如果此人對你出手,就算我再次啟用時空穿越,也未必來得及救你性命。”瓶靈哼了一聲,說道。

  “前輩恕罪,如今局面我也始料未及。但現在已經如此,還望前輩做好隨時穿梭時空的準備。”韓立嘆了口氣,道。

  “只要你的時間法則晶絲足夠,穿梭多少次時空我也沒有意見。咦,你小子體內的時間法則晶絲不但恢復了之前的消耗,而且還增加了不少?難道這般有底氣。”瓶靈驚訝的聲音在韓立心中響起。


  (http://www.ntzonj.live/xs/17/17478/468216196.html)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ntzonj.live。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ouxiang.la
双色球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