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香小說網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橫生變數

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橫生變數


  “看來羅睺,游天鯤鵬二位真靈王前輩還是沒有返回蠻荒的意思。”利奇馬眼見此景,嘆了口氣。

  “這兩位前輩為何沒有像白澤前輩那樣,留在蠻荒?”韓立問道。

  “羅睺前輩和游天鯤鵬前輩都是性喜逍遙的性格,常年在諸天萬界間游歷,我也沒有見過他們的真容。如今仙界動蕩,蠻荒亦處于多事之秋,希望二位前輩能早日回返,與父王一起重振蠻荒。”利奇馬嘆道。

  韓立點點頭,卻沒有說話。

  隨著九尾仙狐等五個真靈王虛影凝聚而出,白澤便停止催動蠻荒之火,數道分化而出的身形降落到了地上,融而為一。

  “五位真靈王血脈之力已經召喚了出來,雖然并不算完整,相信也足夠使用了,你們五族快些選出繼承之人,融合五股真靈王血脈吧。”白澤說道。

  “多謝王上成全!”慶猿,騶吾等五族之人盡皆起身,朝著白澤躬身行禮感謝。

  今日能成功召喚回五位真靈王血脈,多虧了白澤施法相助,否則單憑他們施展的血陣,根本無法擴散多遠。

  白澤隨意的擺了擺手,朝混豘,雷鵬二族那里走去。

  五族早已選定了繼承之人。

  慶猿,騶吾,搬山猿三族那里,慶典,白發青年,還有那小白猿三者飛射而出,落到真靈血脈旁邊,虛空盤膝而坐,施法開始融合真靈血脈。

  墨眼貔貅這邊只有小白一人,自然無須商量。

  而天狐族中,柳樂兒也在其他天狐族青年嫉妒的目光越眾而出,飛落到九尾仙狐血脈虛影旁,正要也開始融合。

  “且慢!”就在此刻,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來。

  聲音未落,一道灰白光芒閃過,在天狐族旁邊落線,顯現出一個人影,卻是一個灰袍中年男子。

  此人容貌頗為溫雅,只不過神色之中始終閃爍著陰冷之色,仿佛蒙了一層陰影般。

  “什么人?”各族之人眼見此景,面色都是一驚,不少人厲喝出聲。

  繼承真靈王血脈對蠻荒各族來說,乃是極其重要的事情。

  如今整個八荒山已經被各族之人團團圍了個水泄不通,修羅血門外更是布下了天羅地網般的禁制,以防止儀式被影響,自然不知這呼喝之人是如何進來的。

  韓立看到來人,面露驚異之色。

  眼前這個灰袍中年男子的容貌很熟悉,正是柳自在。

  “不對,他不是柳自在,容貌雖然相同,但氣質卻有些差別。”韓立目光一閃,馬上又搖了搖頭。

  眼前的灰袍中年男子給人一種陰冷之感,和柳自在有很大不同。

  而且眼前這人,不知為何,給韓立一種熟悉之感,似乎以前在哪里見過一般。

  “是他!”利奇馬目光一凝,似乎認得這灰袍中年男子。

  而天狐一族諸人看到灰袍中年男子,面上大都露出驚愕之色,似乎見到鬼怪一般。

  “諸位道友,柳某也是天狐一族中人,今日來此,是為了競爭繼承九尾仙狐的真靈王血脈,并非是來搗亂,若是給各位帶來了什么不好的影響,還請包涵。”灰袍中年男子兩手一拱,環視行了一禮,身上灰白光芒大盛。

  一股精純無比的天狐血脈的氣息從此人身上爆發,而且這股氣息龐大無比,其身周的空間仿佛紊亂的水面般劇烈顫動。

  天狐族眾人面色大變,被這股氣息逼的踉蹌后退,只有柳青,還有其身旁一高一矮兩個中年男子能站穩身體。

  懸浮在半空的柳樂兒被這股氣息波及,也被一下震飛了出去,俏臉一白。

  不過就在此刻,柳樂兒身旁人影一閃,韓立的身影浮現而出,扶住了柳樂兒,并且揮手發出一股金光,在二人身前形成一層金色光盾,擋住繼續沖擊而來的龐大氣息。

  柳樂兒松了口氣,對韓立道了聲謝。

  韓立并未理會柳樂兒,只是看著那灰袍中年男子,瞳孔一縮。

  這灰袍中年男子的修為竟然達到了大羅境巔峰,絲毫不比當日的黑天魔祖弱,隱隱還強上一絲的樣子。

  “此人實力太強,不是我們可以抗衡,先避一避。”韓立心念轉動間,對柳樂兒傳音說道。

  柳樂兒自然沒有什么意見,于是二人朝著后方退去。

  而韓立在飛身而退的同時,轉首朝旁邊的混豘,雷鵬兩族所在望去。

  白澤此刻正站在那里,也在看向那灰袍中年男子,但其卻沒有因為灰袍中年男子擅自闖入而怪罪,只是靜靜站在那里觀看,一副局外人的樣子。

  而血色空間其他各族之人,包括那幾位族長感受到灰袍中年男子的氣息,神情都為之一變,原本呵斥灰袍中年男子的人閉上嘴巴,悄然退了下去。

  天狐族眾人很快穩住身形,人群之中,柳青也用眼睛余光望向一旁的白澤。

  看到對方無動于衷的站在一旁,他眉頭微皺,但立刻便恢復如常,揮手讓旁邊幾人去后面保護柳樂兒。

  剛剛韓立保護柳樂兒后退的情況,柳青都看到了,韓立對于柳樂兒的關愛之心,他倒是沒有懷疑,所以并沒有制止。

  三個天狐族人身影一閃,出現在韓立和柳樂兒周圍,卻是狐三,牧長老,還有一個黑臉老者,太乙頂峰修為。

  “韓道友,剛剛危機關頭,多謝你出手保護樂兒小姐。”狐三拱手謝道。

  那黑臉老者也謝了一聲,牧長老雖然有些不情愿,但也拱了拱手。

  “樂兒于我而言不是外人,我自當如此,柳道友不必客氣。”韓立掃了牧長老一眼,便沒有理會此人,對狐三點頭說道。

  “上次一別后沒過多久,韓道友的實力又有大進啊,尤其此刻面對如此多的高人,精神上竟然絲毫不受影響,讓人欽佩。”狐三上下打量韓立一眼,嘆息的說道。

  韓立聞言,目光掃過旁邊的柳樂兒,狐三,黑臉老者,還有其他各族的太乙境存在,心中一動。

  此刻血色空間內的諸多大羅存在都在釋放自身氣息,和那那灰袍中年男子想抗,整個血色空間內到處充斥著大羅級別的可怕威壓,柳樂兒,狐三等太乙境存在雖然面上勉強保持著平靜,神魂卻都在不停震蕩,說是瑟瑟發抖也可以。

  這是大羅境的強大神壓,對太乙境天然的壓制。

  從太乙境進階到大羅境,除了修為的突破,更重要的是神魂也會發生一次極大的蛻變,并且和肉身開始相融。

  大羅境修士的一舉一動,都會帶有這股壓倒性的強大神魂之力。

  所以太乙境修士面對大羅境時,往往束手束腳,還沒動手便輸了九成。

  韓立以前面對大羅境存在,也會感覺到這股神魂意志上的壓制,只是他修煉了煉神術,神魂本就比一般太乙境修士強大的多,所以這種壓力要小很多,故而他才能和那些大羅境抗衡,甚至憑借時間法則之力取勝。

  只不過此刻,他似乎完全感受不到這種壓制了,所以方才柳樂兒遇險,他才能在天狐族那些人做出反應前,第一個擋在柳樂兒之前。

  韓立眉梢一動,但很快便意識到了緣由。

  這段時間他修為雖然沒有提升,但祭煉掌握了歲月神燈,體內時間法則晶絲連續大增,又參悟出了通天劍陣,更布置出了時間差空間,對自己的信心越來越足,精神境界不斷茁壯成長。

  不知不覺間,他的神魂之力雖然沒有增強,但神魂境界卻隱隱發生了蛻變,大羅境存在的強大神魂,已經無法對他產生壓制作用。

  韓立察覺到神魂的變化,心中暗喜,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來。

  “柳道友過獎了,韓某這點實力,和天狐族相比算不了什么,還是看柳青族長如何退敵吧。”他淡淡說道。

  狐三眸中異芒閃過,也沒有繼續在此事上糾結,望向前方。

  天狐族眾人此刻都已經從震驚中恢復過來,望著灰袍中年男子,彼此對峙。

  “柳天豪,當年做出了那樣的事情,如今你竟然還敢來到這修羅血門內,膽子不小啊!”柳青越眾而出,眸中冷芒閃動。

  “當年的事情?不知柳青道友說的是何事,還請明言。”柳天豪對柳青話語中透出的肅殺之意毫不在乎,淡笑的說道。

  “閣下記性好像不太好的樣子,那也沒關系,九泉之下有的是時間讓你想!”柳青森然一笑,抬手一揮。

  柳天豪周圍的血色空間剎那間消失無蹤,眼前一黑,瞬間變成濃郁的黑空,無數星光在其中閃爍,形成一條巨大星河,飛快轉動著。

  他似乎一下被帶到了無盡星空深處。

  巨大星河陡然增大,一下充塞了整個星空,并且劇烈轉動。

  一股似乎能碾碎星空的可怖力量從旋轉的星河中滲透而出,席卷住柳天豪,要將他的身體撕碎。

  同時一顆顆隕石從星河中如電呼嘯而來,將柳天豪的身體打飛了出去,鮮血飛濺。

  “嗯?幻境靈域修煉的不錯,達到幻魔隨心的境界,可惜這點程度還困不住我。”柳天豪對身上傷勢絲毫不理,眉梢一挑,然后右手掐訣。

  他眉心處光芒一閃,浮現出一道灰白光痕。

  然后痕跡左右裂開,化為一只灰白豎眼,射出無窮無盡的灰白火焰。

  灰白火焰散發出極為純粹的幻之法則,火焰燃燒到哪里,哪里的星空便立刻崩塌。

  轉眼間,周圍的星空盡數泯滅,重新回到了血色空間之中。

  而柳天豪身上的傷勢也消失無蹤,一絲痕跡也沒有留下。


  (http://www.ntzonj.live/xs/17/17478/468328108.html)


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ntzonj.live。偷香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ouxiang.la
双色球开奖号码